当前位置拥军新闻网 > 综合 > 行走万里边疆 读懂中国教育

行走万里边疆 读懂中国教育

点击: 1379 时间:2019-11-24 10:31:08 作者:拥军新闻网 

■辉煌的70年奋斗新纪元——万里边疆教育

一个教育记者,一个新的主流教育媒体,如何记录共和国70年的斗争和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答案是走向边疆,走向基层,走向师生,用生动的例子和文字展示中国70年教育的辉煌成就。

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今年6月至9月,中国教育出版社精心组织策划了一场名为“迈向新时代的宏伟70年奋斗,万里边疆的教育之旅”的大型媒体采访报道。在短短两个月内,该机构带领43名记者从中国大陆海岸线北起点的鸭绿江口到南起点的北仑河口,从“中国东极”黑龙江富源到祖国最西部的新疆乌恰,走遍全国9个陆地边境省份的23个县市和近60所海外学校,行程5万多公里。 从“北极”黑龙江漠河到珠穆朗玛峰总部,发表20多篇文章,制作50多部视频。

我们走了数千英里的边境线,会见了基层干部、教师和学生,感受了70年来边疆教育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用笔尖和照相机记录了教育改革和发展给人们带来的真正成就感和幸福感。

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边疆,深深感受到党的领导人和人民创造的世界上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的奇迹和社会长期稳定的奇迹。我们也深深感受到教育和共和国的发展不可阻挡的强大力量,它们以同样的频率产生共鸣,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贡献。

旧貌与新貌:见证新中国教育70年的跨越式发展

中国陆地面积960万平方公里,陆地边界2万多公里。一次旅行后,“万里边疆教育之旅”的报道小组亲身体验了祖国的大小和边疆的美丽。它还亲身体验了新中国教育发展的速度和荣耀。

要了解边疆教育,首先必须了解边疆之路。

从西藏林芝机场出发,徒步穿越雪山、雨林和瀑布、落石、山体滑坡和泥石流需要12个小时。经过340公里的行程,报道小组终于抵达墨脱县北本乡小学,位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深处和喜马拉雅山以南。

为了纪念这所学校的副校长巴马科,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为了接受完整的小学教育,她不得不步行到林芝八一镇和她二年级的朋友们一起学习。当她与家人分离时,朋友们一起哭了。

他们带着柴火、刀子、干粮、背包和被褥,花了几天几夜穿越亚热带雨林和超过4500米的雪山。他们不能去上学,除非他们的脚被血浸透,他们的血水泡破成茧,水蛭在他们身上留下几十处伤口和疤痕。许多学生毕业后又回家了。

那时,边疆儿童的学习方式意味着世界的末日,意味着从远处看着他们的父母。

1976年,北崩镇建了一所私立小学。升起国旗的旗杆是竹子。当没有足够的粉笔时,木头被烧成木炭。为了说服辍学者重返学校,老师应该穿过原始森林,那里经常出没野生动物和毒蛇。为了改善学生的生活,老师应该带学生放学后养猪...

当时,墨脱学校的条件是西藏最艰苦的,老师也是最艰苦的。然而,几代教育家坚持认为,在这里办学的意义在于让知识和现代文明传播到祖国的每一寸土地。

2013年10月,墨脱结束了“我国最后一个没有道路的县”的历史。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北本乡小学似乎被按下了快速前进的按钮,走向现代化——教学楼、宿舍楼、教师休息室、运动场和新校舍的建设。教室配有电子白板,办公室电脑与网络相连。学生的学费由国家支付,学校提供三餐,住宿免费,每餐都吃肉。小学入学率已经达到100%。

"现在的孟买儿童是最幸福的一代."伯曼告诉我们的。

一所边境小学,一所统治者,衡量了过去70年共和国教育斗争的步伐。

经过70年的奋斗,中国的教育已经一个又一个不可能性变为可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彻底改变了教育基础薄弱、整体落后的局面,建立了完整的现代教育体系。中国教育面貌焕然一新,成绩显著,有力地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的正确性和广阔性,有力地证明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和强大生命力。

跟随报道小组的脚步,读者的眼睛可以在一万英里的边境地区随意扫描

英雄之城是鸭绿江边的辽宁丹东。

回首往事,宽甸满族自治县清一山逸夫学校的老校长李光连连摇头:“环顾四周,到处都是破旧的教学楼、阴冷潮湿的宿舍楼、尘土飞扬的操场,甚至学校周围都没有围墙。”

看看现在,丹东教育局局长萧玉·Xi无法掩饰自己的骄傲:“沿着边境走,你会发现最漂亮的房子是我们的学校和幼儿园。我们的学校和幼儿园悬挂着国旗。是我们的学校和幼儿园回响着歌曲。”

草原辽阔,“梳子上的珍珠”是内蒙古呼伦贝尔。

这里大部分地区的年平均温度都在零度以下,每年的供暖期超过八个月。曾经,漫长寒冷的冬天使学生很难进行户外运动。今天,这座城市几乎所有的小学和中学都建造了暴风雨操场,这样学生们就可以在温暖的室内体育馆里享受他们的活动。

长白山下,“东北亚金三角”吉林图们。

过去,当地朝鲜族有句古话,“卖牛也需要孩子学习”。目前,卖牛的理论早已成为历史。图们的韩国学生享受15年的免费教育,从学前教育到高中。三年学前教育基本上是普及的。义务教育入学率为100%,高中入学率为91.7%。

一个省、一个市、一个县、一个镇、一个村、一所学校,走在边境上,变化报告小组感到太深刻太多了。用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第五中学校长李俊龙的话说,“每一寸土地都变了。”

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的教育一直是辉煌的。教育发展取得的成就与每个家庭和每个人的成长密切相关。

在甘肃省唯一的边境县肃北蒙古族自治县,与共和国同龄的老教育家格力达来自豪地用学校的旧照片告诉报道小组:“学校一年比一年好。每一个都比另一个漂亮。你认为它们好吗?我认为,只有从校园的外观,我们才能看到教育发展的巨大成就。”

透过泛黄的老照片、平房、土坡和恶劣的学校条件,看着今天宽敞明亮的校园和孩子们简单的笑脸,一个人怎么能不感动呢?

家与国之情:爱国主义深深植根于学生心中

国家主权有一个宏大而深刻的主题。然而,走在边境上,主题立刻变得生动而具体:庄严的界碑,雄伟的边界;长河日落,雪山沙漠。

边境教师和学生对祖国的感情也会特别强烈——因为他们脚下的土地是祖父母居住的地方,是烈士为之奋斗的地方,也是他们用鲜血和汗水换取今天繁荣中国的地方。

培训谁,如何培训,为谁培训?这是一份已经回答了70年的边疆学校试卷。

70年来,边疆各级各类学校坚持对青年学生进行深入、持久、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牢固树立爱国主义精神。

“保护界碑,爱界碑,风雨不停……”在中越边境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这首朗朗上口的“保护纪念碑之歌”在各族儿童中演唱。这背后是一个感人的故事,一位老教师在孩子们的心中“竖起”了界碑。

今年80岁的黄永腾一生都在一所边境乡村学校当老师。即使退休后,他也拒绝休息。长期以来,他观察到一个现象:当地人没有强烈的国防意识,许多人不喜欢界碑。太阳木薯在界碑旁边,甚至不知道它是绑牛的界碑。

"孩子们必须从热爱和保护界碑开始,以填补国防教育的空白."2001年,黄永腾为当地儿童设计了五项活动,包括“与边防叔叔保护界碑”和“天天看界碑”。

师生用壮、瑶、京等民族语言传播纪念碑保护知识,开展石柱照明、净化、美化作业,创作石柱保护歌曲、石柱保护竹刘海等艺术作品……孩子们知道,热爱纪念碑、保护纪念碑也带动了他们的家庭,影响了社会,当地已经十多年没有破坏石柱了。

在过去的18年里,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地改变,但是“红领巾保护界碑”的活动从未停止过。黄永腾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的“红领巾”,在边境竖起了看不见的界碑。

报道小组撰写了“保护界碑”的故事,并精心制作了“黄永腾:在孩子们心中竖立“界碑”的短片。它记录了黄永腾活泼而执着的形象,引导孩子们在烈日下开展保护界碑的活动,唤起读者。

视线从祖国的南门转移到我国最西边的学校——吉根乡小学,它离吉尔吉斯斯坦只有一步之遥。

"在边境出生和长大的孩子有责任知道如何守卫边境。"吉根乡小学党支部书记张宝元说。这所学校与乌恰县的边防相连。学生们经常参观石莲博物馆,或者邀请公司的官兵讲述保卫边境的故事。

一年级女生努尔吉亚的父母是吉根镇的边防警卫。边境巡逻、培训和政策宣传是边防人员的日常工作。每个月都有半个月不能回家,他们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女儿。

爸爸贝多雷蒂说:“我们在观察天气的同时努力保护自己,但是看到孩子们的学习环境越来越好,我们感到有点苦和甜。我们不能只是跟着我们去吃草。即使我们保持边境,我们也必须有文化。”

7岁的努尔给了亚洲她最期待的假期。这时,她可以继续和父母一起吃草。最美好的事情是住在值班室旁边奶奶漂亮的毛毡房里。她记得祖母和父亲的话:“每个蒙古包都是一个流动前哨,每个牧民都是一个活的界碑。”

努尔对亚洲的话深深打动了报告小组的成员。爱国主义深深植根于她的血液和千千一千万边境儿童的血液中。

升旗和上课在内地学校是最常见的事情,而在边疆学校则意味着保卫祖国-

乌苏里河边的中俄边境。黑龙江省富源市诸暨镇赫哲族学校是祖国最东端的学校,老师和学生每天都欢迎太阳进入祖国,五星红旗在祖国最东端高高飘扬。

珠穆朗玛峰下的中尼边境。西藏定日县扎西宗祥是离珠穆朗玛峰最近的学校,学校仍然很小。每天,强风从世界屋脊倾泻而下,老师和学生清脆的读书声从未停止。

中缅边境,佤山深处。云南省沧源佤族自治县孟东镇中心群山环抱的学校相当小。每天,老师和学生都会在深山里快乐而优雅地跳舞。

中国-朝鲜边境,图们江沿岸。70年前创办、扎根边疆办大学的郭门大学-延边大学,为社会培养了21万多名各级各类人才,2017年将成为“双一流”建设大学。

……

教育是一个全国性的政党项目。

70年的教育发展培养了一大批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吉林省图们市第五中学以“党在我心中”为主题的班会上,一名学生拿出了图们市的一张老照片。通过讲述图们的历史,学生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没有中国共产党,今天就不会有美好的生活。”

“我看到城市变得越来越大,学校变得越来越漂亮。所有这些变化都来自一个强大的祖国。”一些学生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他们的想法,“我很高兴在一个漂亮的教室里学习,享受免费教育。我爱新中国。”

植根前沿:教育人们无私的坚持

关于教师的职业有许多意见。对于在祖国边疆教书的教师来说,教师职业意味着一种责任。因为,哪里有老师,哪里就有学校;哪里有学校,哪里就有国旗;哪里有国旗,哪里就有土地。

善的本质是教学,教学的本质是教学。

前沿很难,所以没必要多说。然而,不管条件有多困难,总会有孩子要学习,老师要坚持。

有些老师出生在这里,一生中从未离开过-

早上7点,天不是很亮。南拉位于中国和缅甸交界处的云南省沧源佤族自治县,当时还很年轻。杨红俊走出他在学校不到20平方米的破旧宿舍,一手拿着一个斑驳的保温瓶,另一手拿着一个装满书的布袋匆匆走向教室。在他35年的教学生涯中,我不知道类似的场景重复了多少次。

1991年,杨红俊因其出色的工作表现被评为“国家优秀教师”。人们都知道,对于一个乡村教师来说,这是一个走出大山改变命运的机会。

从那以后,城里确实有许多学校向他伸出橄榄枝。杨红俊不假思索地拒绝了。“我爱我的家乡和这片土地。”当被问及为什么放弃转学到城市学校时,杨红俊轻描淡写地回答。

一个人,一生,一件事怎么能达到完美?杨红俊的故事给了我们答案。

和杨红俊一样,宽甸满族自治县双山子学校的老师何金岩和傅刚也坚守边疆30多年。

2004年,由于学校条件差和教学质量差,教师和学生纷纷逃离,学校面临被退学的风险。为了保住学校,傅刚努力学习。为了给老师们树立榜样,给他们信心,付刚带头上好课,参加宽甸县的教学、书画、诗歌和演讲比赛,指导老师们参加继续教育。2012年,拥有学士学位的全日制初中教师比例达到88%,而2004年,这一比例不到20%。

2007年,为期九年的学校建设项目获得批准,新的教学楼和食堂投入使用。2009年,学生宿舍投入使用。2012年,傅钢抓住学前教育发展机遇,涌现出1600平方米标准幼儿园。

“我一直在这所学校,看着它从弱变强,就像看着我的孩子一点一点地长大。”虽然两人都有很多机会调到县城,但他们在最后一刻拒绝了。“我受不了了。”他金燕说。当报告小组离开时,傅刚反复声明,报告不应该夸大其词,而应该低调。他说:“做好我们的工作是我们的责任。”

有些老师本来不能来,但他们来的时候没有离开-

例如,黑龙江省漠河市北极镇北洪村北洪小学的两名教师,这是中国最北部的一个村庄。

这里一年中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冰冻的,最冷的天气超过零下50摄氏度。当高山被大雪阻塞时,道路尤其难以行走。用当地人的话说,就是“进不去,出不去,进不去”。

2009年,齐齐哈尔师范学院应届毕业生王中磊向北虹小学报到。他从齐齐哈尔坐火车到漠河超过10个小时,然后转到北极镇(Arctic Town),那里离他的目的地——北洪村,一个真正的极北之地,有100多公里远。

关于学校的条件可能不是很好,王中磊有心理准备,但出乎意料的是,当时北洪村没有自来水,甚至连电都没有。

2012年,通过组织的努力,爱人余静来到了北虹小学和王中磊在一起。这两位成了这里唯一的两位老师。多年来,由于王中磊和俞静的坚持,北虹小学一直是漠河唯一的农村教学中心。在中央学校、村庄和所有相关人员的关心下,学校的条件越来越好。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边境变得越来越美丽,但它总是一个遥远而困难的地方。然而,正是这群最可爱的人不寻求回报,日夜坚持。只有在漫长的边界上,才能一直听到书和国旗的声音。

"学校没有学生,但我不能离开。"甘肃省肃北蒙古族自治县马宗山镇的学校老师郭旺说。

"让孩子们从小就把祖国铭记在心."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第二中心幼儿园园长迪利马里·加帕尔说。

“学生是我的孩子。”西藏墨脱县北本乡小学副校长白马库姆说。

……

这批边疆教师可能没有高威望、低收入和一辈子默默无闻,但他们在边疆的稳定和繁荣以及边疆儿童的成长和成功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用漠河市教育局局长岳葛源的话说:“没有必要一辈子在农村教书,才值得奉献。他们在这里播下了青春,值得我们尊敬和纪念。”

1935年,面对日本对灾难深重的祖国的侵略和屈辱,杰出的记者范长江深入中国西北地区进行调查和采访,取得了中国新闻史上经典的“中国西北角”。84年后的今天,当我们走在边疆的时候,我们深深地感到,党的领导人和人民创造了一个世界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的奇迹和社会长期稳定的奇迹。人们深切地感受到,教育和共和国的发展是同一个频率,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了不可阻挡的强大力量。

1929年,上海的《生活周刊》发表了一篇题为《关于中国未来的十个问题》的文章文章大声问道:“我们国家什么时候能够实施义务小学教育,发展10万所中学,教育100万名高中生?我国什么时候能够参与世界强国的竞争?……”

"如果这十个问题都得到解决,中国将变得富裕繁荣,人民将会幸福!"朱棣的十个问题充满了当时中国人的梦想。

90年后的今天,我们走在前沿,看看今天的中国

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无论是在国家的北部还是南部,所有的城乡学生都在蓝天下分享高质量的教育,让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在生活中获得辉煌不再是遥远的梦想,而是最真实的成就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采访:《万里边疆教育》专题报道组

精彩回放

辽宁省

丹东:英雄城教育答题纸(8月22日)

扎根边疆的教师夫妻档案(8月24日)

吉林

图们:长白山下的教育传承(8月27日)

延边大学:与祖国同行(8月28日)

黑龙江

漠河:中国北极的教育色彩(9月2日)

富源:为“华夏东极”教育打造新名片(9月3日)

遥远北方的光(9月5日)

内蒙古

呼伦贝尔:北疆教育风景独一无二(9月8日)

呼伦贝尔学院:城市绿色发展的“智囊团”(9月11日)

额尔古纳:带领边疆学生与美国同行(9月13日)

甘肃

苏北:戈壁沙漠的教育飞跃(9月14日)

“学校没有学生,但我不能离开”(9月16日)

新疆

塔县:帕米尔的教育之光(9月17日)

观看西陲(9月18日)

“让孩子们从小就把祖国铭记在心”(9月19日)

西藏

遵守雅鲁藏布江(9月20日)

离开海拔5373米的那一天(9月21日)

在珠穆朗玛峰脚下观看(9月22日)

通过教育改变明天(9月22日)

云南

秒速快3app 澳洲三分 北京快乐8投注 吉林11选5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