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拥军新闻网 > 科技 > 数字法学的二进制递归符码

数字法学的二进制递归符码

点击: 282 时间:2019-11-01 13:17:11 作者:拥军新闻网 

《民法通则》第111条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获取并保障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处理或者传输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交易、提供或者泄露他人个人信息”。《民法通则》第127条规定:“法律对保护数据和网络虚拟财产有规定的,适用该规定。”从以上两条来看,立法者依法提出了“不违法”的规范性文本。单一的民法解释学无法满足数字化法律内容和体系的整体需求。本文从法律符号学的角度对数字法律的内容和体系建设进行了规范解读。

法律/非法代码是法律的基本代码。解释者可以从法律文本中提取合法/非法代码,有效地组织民权法逐步递归到电子数据民事行为法、电子数据行政行为法甚至智能行为法中,从而帮助数据法摆脱权利解释的沉重负担和微妙的责任,为数据演变的历史过程留出时间,等待个人信息的具体授权,等待数据侵权责任的具体规定。多年来国内外学者的努力证明,现有的法律范畴,如个人权利法和社会责任法,可以演化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尽管法律/非法代码不足以完全应对数据法的复杂性,但它们比权利/责任类别更有利于简化数据法的内容和系统。我们已经将数据法的代码从权利/责任类别转换为合法/非法递归代码。

用二进制递归码构建数字人文科技法律体系

即使权利法产生了无尽的权利,它仍然不能穷尽数据法的保护对象。无论因果关系多么紧密,责任法都不能穷尽不断变化的社会条件。数字法律的合法/非法二进制代码可以解决价值论、方法论、本体论和本体论承诺的递归层次问题。在第一个层面上,根据对物质意识的反思,数字法律是如何体现数字法律的含义的,数字法律的公理是人的尊严,人的尊严必须编码为合法性审查。第二个层次是意识和思考。数字法律的对象不是思考,而是主体如何思考?哪些主体参与了数字法律的思维活动?数字法学中自由重叠的意志共识是在主体间性中形成的,这取决于参与者的互动行为。第三个层次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思维通过数字法律语言的载体运作。数字法律的主体理论是权利理论,客体理论可以是行为理论或义务理论。如果权利理论没有通过行为联系起来,权利理论的保护是不够的。法律行为构成民事法律行为和行政法律行为的有效要素,非法排除作为有效要素构成数字法律的裁量标准。

人文主义和科学主义只能从合法/非法递归代码中建立一个数字法学帝国。这种无限递归的法律代码可以帮助数字法律的科学本质和人性有效地联系起来。通过法律标准,我们可以审视人文科学与技术的两个维度,将技术标准融入科学主义,将人们的生活水平融入人文主义。两者之间形成递归计算方程。就民法而言,在人格权和财产权都得不到充分保护的情况下,物质世界和思维世界的二重性通过行为得以绕过,现实世界的主体性通过行为得以扩展。海德格尔做了最后一搏,试图用他的二进制代码切断二元性的物质世界。卢曼还为我们构建合法/非法的确认标准提供了蓝图,帮助我们从可见/不可见、可复制/不可复制、对象/主体、公共/个人、创造/叠加、公共/秘密信息的二进制代码中提取确认标准,并整合到合法/非法的二进制代码中,以实现计算方法的可预测性和形式化,从而实现数字时代人类科技在法律体系中的伟大发明。

更实际的贡献是合法/非法代码是二维码。通过二维法律编码,可以避免主体权利和客体权利的双重图像范畴之争。通过数字法律的运作,与技术存在着二维码关系,其中技术标准被纳入法律合法性标准,技术标准最终受到国家法律/非法代码的检测。事实上,《民法通则》第111条采用的合法/非法递归代码避免了信息市场失灵、信息悖论和信息混乱的三维语义识别困境,简化了二维语境主义法律识别标准的复杂性,在信息行为过程中表现出丰富而具体的公正性。

用信息法律行为构建数字行为法律体系

数字法学通过信息法律行为过程中的合法/非法分类为信息行为建立法律标准。鉴于生物识别和操作者识别行为的区别,主观性被转化为信息行为分类识别,分为生物信息识别和非敏感信息的收集和存储。信息行为分为主体信息行为和客体信息行为。主体信息行为是指同意权、删除权和撤销权的法律行为。客体信息行为是指不断放松的财产法操作行为,如数据文件所有权、经营者信息管理权、资产权、交易权、用益权等。生物特征信息是个人主体信息的行为。个人主体信息可以转化为财产责任救济。只要符合侵权法中证明责任的四个要素,责任规则就可以用来保护侵犯生物特征信息的行为,但对侵权行为中的个人证明责任要求很高。

一组不断变化的信息法在不同领域表现出不同的信息法立法形式,并且都统一在民事法律行为之下。与人有关的权利扩展了隐私权和与隐私权相关的信息自决权。与事物相关的权利延伸到动态信息行为,包括一系列物权和债权的民事法律行为。将隐私权和侵权责任置于民事法律行为体系框架下进行统一保护,并将民事法律行为体系中的财产规则和责任规则统一起来,是一种行为主义的方法。基于主体信息和客体信息的双重属性,有形和无形的智力成果不能满足个人信息权客体的需求。德国民法典将权利客体视为权利整体运作的基础,而作为权利客体的事物、行为和智力成果不能满足个人信息流动性的需要。随着信息的流动,很难根据权利对象的信息分配和分类规则进行分类。它只能根据动态合法/非法信息行为进行分类。

用二进制递归编程标准构建公私法一体化的数字法律体系

信息聚合行为的合法/非法编码对合法行为有效。法律/非法标准有助于公法和私法在事实的基础上达成共识,有助于解决民事行为交叉分类后无法综合的难题。如果大数据平台企业不能根据行业标准将隐私嵌入信息行为,法官会在合法性审查中发现违反隐私保护或信息池标准的行为。从民事案件来看,不符合民事法律行为的合法性,从行政案件来看,不符合行政行为法的标准。无论案件移交到哪个领域,其专业位置都将根据合法/非法标准进行判断,案件判断符合相同的分类标准。

根据合法/非法编码,公法和私法在法律确认的编码系统中是统一的。个人信息法不同于一般民事权利和民事法律行为,其特殊性在于保障信息安全和人类隐私的基石。仅仅依靠私法保护是不够的。它还必须寻求公法和社会法的保护。因此,在个人信息立法中,处理公法与私法的关系是十分必要的。目前,民法学者的固有权利已不能满足公法和私法保护的信息法专门立法的需要。在数据组织的公共空间中,自组织和重组的公共人格及其公共对象和公共行为将空间划分为不同的保护领域,建立了基于民法、公法和社会法的个人信息立法。个人信息立法不是民法专业职位可以容纳的私人项目。这需要以传统民法的概念为基础,突破传统民法的概念,形成一个连接公法和私法的概念体系。在这一概念体系下,建立了行使个人信息权的平衡机制,以促进各法域数字法律的平衡发展。法律/非法代码可以管理不同的司法管辖区,并形成法律/非法法律标准。

总之,二进制代码是数字法哲学、数字行为法和数字管辖法三大内容和体系的法律基本要素。具有无限递归的二进制代码的合法/非法演化,如是/否、原因/潜力、数量/少、事件/环境等。这些代码分别用作评估元素、组成元素、主题元素、事件元素、对象元素等。构建数字法律的内容和体系。

(作者是南京审计大学法学院教授)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