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拥军新闻网 > 国际 > 作为“通乌门”中的关键人物,拜登父子在乌克兰到底干了啥

作为“通乌门”中的关键人物,拜登父子在乌克兰到底干了啥

点击: 3797 时间:2019-11-30 13:50:30 作者:拥军新闻网 

9月25日,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了乌克兰总统泽兰斯基。视觉中国

7月25日,白宫公布了特朗普总统和乌克兰总统泽兰斯基的电话记录。记录显示,特朗普和泽兰斯基就拜登和他的儿子——美国前副总统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调查达成共识。那么,拜登夫妇在乌克兰到底做了什么?

泽兰斯基以总统的名义保证帮助特朗普调查拜登

根据公布的文本,特朗普和泽兰斯基在30分钟的谈话中有一半以上谈到拜登干涉乌克兰司法,这导致乌克兰检察官对拜登的儿子亨特(Hunter)的调查结束。特朗普表示或暗示,他希望乌克兰能够重启调查,并表示他将让他的律师、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通过美国司法部长联系泽兰斯基。泽兰斯基表示,他将让乌克兰新任司法部长调查这一情况。

据此前媒体报道,朱利安尼早在今年6月就与巴黎乌克兰总检察长办公室的官员讨论了对拜登的调查。8月,朱利安尼在西班牙会见了泽兰斯基的高级助手杰尔马克(Germark),他说他“非常高兴”重启调查。

白宫公布的电话记录。

然而,从公布的文本中可以看出,泽兰斯基并没有像《华盛顿邮报》等前美国媒体报道的那样,“被特朗普利用暂停军事援助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强迫重启调查”。相反,他非常积极地向特朗普保证,这件事会尽快得到处理。“我非常想告诉你,我们是朋友,也是非常好的朋友,”泽兰斯基对特朗普说。“以乌克兰总统的名义,我向你保证,我将任命一个非常好的人重新开始调查,调查的所有结果将很快公布。”泽兰斯基还表示,新任司法部长完全是他自己的,并询问特朗普是否有任何新线索来协助调查。

此外,文本还显示,尽管泽兰斯基在电话中向特朗普提及军事援助和经济合作,但此前没有媒体戏剧描述“特朗普利用军事援助作为施加压力的筹码”。相反,据路透社报道,在目前的争端中,美国国会已经批准向乌克兰提供3.915亿美元的援助。此外,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6日透露,乌克兰称特朗普承诺帮助乌克兰“回归”克里米亚。

亨特在5年内从百时美施贵宝获得了85万多美元。

拜登夫妇在乌克兰到底做了什么?这将让特朗普觉得他所做的事情可以成为他攻击的目标,也是泽兰斯基对他表示善意的工具。

也许这与拜登在乌克兰的深厚兴趣网有关。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称,拜登在2009年成为美国副总统,并开始有意无意地安排他的儿子亨特建立海外联系。2014年5月,乌克兰在塞浦路斯注册的最大私人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集团(Brisma Group)宣布亨特加入董事会。《今日俄罗斯》透露亨特在那之前没有“任何与乌克兰有关的经历”。“亨特当时可卡因检测呈阳性后,很可能被美国海军预备役除名,一家打算雇用他的缅甸公司正在接受调查。亨特最终去了乌克兰,目的是建立一个广泛的网络。”布里斯玛在一份声明中宣布了亨特的角色,称这是公司引入“最佳商业实践”努力的一部分声明称,亨特将就“透明度、公司治理和责任、国际扩张和其他优先事项”提供建议。

亨特·拜登(左)于2009年1月20日在美国华盛顿参加奥巴马和他父亲拜登的就职典礼。视觉中国

像前苏联几乎所有的能源行业一样,布里斯托尔集团由寡头控制。兹洛切夫斯基于2002年创立布里斯马,在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领导下担任环境部长。不幸的是,亨特加入布里斯托尔是在乌克兰国内危机最严重的时候。2014年2月,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下台”,布里斯托尔的“领袖”兹洛夫·切夫斯基也被赶下台。亲西方的波罗申科应西方的要求开始调查亚努科维奇的腐败,后来成为乌克兰司法部长的肖金也开始调查兹洛切夫斯基和布里斯马。

亨特因为金钱问题进入了索金的视野。《今日俄罗斯》调查发现,亨特从布里斯托尔获得的收入是通过一家名为罗斯蒙特塞内卡的投资公司分配的。这家美国公司由拜登的商业伙伴德文·阿彻和奥巴马政府的国务卿约翰·克里共同创立。阿彻也是布里斯托尔董事会成员。罗斯蒙特·塞内卡公司每月从百时美施贵宝公司获得两次工资转移,总额为166,000美元。此外,百时美施贵宝还每月向亨特的私人账户支付5,000至25,000美元不等的款项。报告称,百时美施贵宝在2014年至2019年的五年间支付给亨特超过85万美元。

2015年2月,肖金被任命为乌克兰总检察长。视觉中国

彭博称,索金对亨特的调查引起了美国的关注,尤其是拜登,他一再指责索金未能“真正打击腐败”拜登认为,反腐败的真正目标应该是兹洛切夫斯基,而不是其他人。这一指控逐渐变成了对索金的敌意。作为一名在乌克兰关系中扮演关键角色的美国政治家,拜登曾威胁索金下台。

据《今日俄罗斯》报道,拜登在2018年1月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会议上公开吹嘘,他威胁波罗申科解雇幕府将军。“我给了他们最后六个小时(解雇幕府将军),否则我将提取10亿美元的贷款担保。”2016年3月,索金被解雇。肖金在今年5月接受乌克兰网站strana采访时表示,他一直在积极调查布里斯马,并认为自己因此被解雇。

然而,也有报道称,美国并没有要求拜登解雇索金,而是根据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官员的提议。当时,基辅街头的抗议者也要求解雇索金。

随着肖金被解职,对布里斯马的调查已经结束。目前,没有公开证据表明亨特在肖金的调查中犯有任何违法行为。接替索金担任司法部长的鲁森科(Rusenko)今年5月还表示,他计划向美国执法官员提供布里斯托尔的付款信息,以便他们能够核实亨特是否缴纳了所得税。然而,卢滕科也表示,这也是美国的事情。"目前没有任何信息表明与这笔钱有关的任何不当行为."

金赞国际 广西快3投注 江西十一选五 北京快乐8购买 幸运赛车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